总是想到自己会死,知道自己会死,等死是什么感觉?


时间:

我不知道等死是什么感觉,因为那还很遥远,我只是一点点看着我姥爷虚弱,一点点走向死亡,从查出癌症晚期到逝去,短短的五个多月,这期间没有一个人明确对他说过他得的什么病。刚开始可以感受到他心情还可以,吃饭也可以,在我家骑着电三轮带我姥姥去看戏,那是最后的一段快乐时光。慢慢的经常地因为炎症引起高烧不退,住院一住就是十多天,我妈频繁去他家探病,我舅直接在他屋守夜,我们身边这些亲人的行为再傻也该明白了什么,他的心情也跟着灰败下去,从能骑车出去到走几步一歇,到只能坐着,到躺床上大小便不能自理,不能吃饭只能输营养液,看着小时候我敬畏的那个老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让病魔折磨成一幅骨架,那时候不敢跟他对视,眼神太复杂,好像有很多话想说,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对于他的病我们都心照不宣了,他也从没问过谁,到后期很少有表情,见他的时候就是呆呆地看着我们也不说话,因为那时候他耳朵也不太好了,想给他配个助听器我妈不让配,担心他听到自己的病情,大家说话感觉他特别孤单,所以特别遗憾没让他听听这个世界最后的声音。到后面临终前几天我陪他几天,大多在昏睡,醒的时候躺在床上老是把手背在眼睛上然后向头发摸,我以为他是躺太多天头皮痒,他走后我姥跟我说,我姥爷很疼他也不说,他心里难受,他不想死,难受地偷偷哭不想人看见假装摸头发把眼泪抹去。我姥姥那个样子真是,果然只有我姥姥最了解他。他是肺癌,肿瘤就在气管,用嘴呼吸,胸腔剧烈起伏感觉每一次呼吸都用尽全力,姥爷求生欲很强,去年八月十六夜里感觉就不行了,但是他熬过去了,一直到八月十九夜里才去,感谢姥爷让我们过了最后一个团圆的中秋。等死无论对当事人还是亲属都是莫大的煎熬,当事人逝去就解脱了,而亲人的煎熬才开始。望人间没有病痛!

人活在世,难免一死,其实,我们都在无形中处于等死的状态,我们也知道自己会死!但我们一般都会把他们当成很遥远的事儿,所以不去考虑,不懂珍惜,这大概是大多数人的常态吧!

这其中有一部分人会觉的生命短暂,要绽放价值,他们不断努力,不断突破自己,希望自己在短暂的生命达到最高的价值。还有一部分人,觉得能混一天是一天,不停的混吃等死,不在乎价值,也不在乎生命得意义,!一部分人似乎做到对生死的大彻大悟,放空自己,看空生死,无欲无求!还有一部分,知道自己会死,努力挥霍,肆意享乐,甚至损人利己,为害社会!

对于那些已经身患绝症,或者因为犯罪知道死神将至的,也许他们也在重复上面的几条路!无论如何,死亡是值得敬畏的,它神秘而可怕,生命也是单程的,所以我们要尽力活的美丽,甚至精彩!